怡情、疑情、移情?

添加:06-28来源:人气:加载中

第1章、視頻出場主要人物介紹1、陳杰:男主角,33歲,182公分,74公斤,百盛商業銀行法人金融事業處協理。2、張怡:女主角,28歲,165公分,46公斤,三圍:32D、23、33,私立旭日高級中學語文及心理輔導教師。為學校男學生心中的女神。3、鄭眾:男配角,28歲,185公分,84公斤,女主角的國高中同學以及初戀情人。4、江晉:33歲,178公分,75公斤,男主角的小學至高中同學,刑事警察局重案組偵緝隊長。5、許婷:26歲,167公分,50公斤,三圍:35E、24、35,外號「小辣椒」,男主角助理兼法金業務專員,同時也是百盛銀行的形像大使,美貌與智慧兼具的高材生,銀行裡面男員工的辦公室女神。6、蔡進文:37歲,170公分,110公斤,百盛商業銀行營運管理總處經理同時也是董事長的獨子,性好魚色,一直看陳杰不順眼。本文開始  晚上10點多陳杰拖著疲憊的身軀走出了桃園國際機場航站大廈。剛結束上海、深圳與香港將近2個星期的出差,好不容易才將這個跨國大型聯貸授信案件搞定,成功幫他的銀行爭取到主辦權並且敲定內容細節條件,剩下的就是後天在銀行董事會議中報告應該就可以開始進行了。陳杰抬頭望著滿天星斗,想起家中的老婆張怡,心中不由得喜孳孳與暖暖的。他在向與他隨行出差的助理許婷告別,留下了一臉錯愕且有些失望神情的許婷婷之後,沒有做過多的耽擱,立馬攔了一輛出租車往家裡趕了回去。  從小出生在單親貧困家庭的陳杰,父親與母親未結婚就生下他,且在他出生沒過多久父親就拋棄尚在襁褓中的他與妻子,與另一個女人共築愛巢,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對他而言,「父親」這個名詞不具有任何的意義。之後在母親辛苦撐起家計並照顧下,陳杰也沒讓母親失望。憑藉著自己的努力考取台灣最頂尖的台灣大學電機工程學系,之後又獲得全額獎學金進入美國UCLA的安德森管理學院(UCLA Anderson School of Management)取得MBA以及資訊工程雙碩士學位,接著進入這家台灣規模最大的民營銀行從儲備幹部(MA)開始幹起。  工作拼命且努力的他幾年內快速晉升,一路從領組、專員、襄理、副理、經理爬上來。如今才即將滿33歲的他即將晉升為法人金融事業處協理,在整個法金事業處當中僅次於副總經理的二把手,前程一片光明,可說是銀行裡的明日之星。  對他而言,相較於工作上的功成名就,最讓他感到自豪的是在2年多前娶進門的老婆-張怡。他們兩人當時是透過大學同學的妹妹介紹而認識的,在與張怡第一次的見面時,她還是台灣師範大學的碩士生,陳杰就被張怡那出眾的氣質與不輸給明星的花容月貌以及穠纖合度,玲瓏有緻的身材所深深的吸引,之後就開始努力追求這個美麗的準高中女教師。最後皇天不負苦心人,在一年之後終於與心目中如花似玉的女神走向地毯的另一邊。可惜的是,母親在他結婚之後的半年不幸檢查出罹患肝癌末期,在醫院撐過幾個月的化療之後不幸去世,無法讓他盡孝,算是人生當中的一個遺憾。  回到小區樓下門口已經接近十一點半,望著自家窗戶上散發出的柔和燈光,知道張怡還沒有入睡,陳杰心里暖暖的,男人打拼在外,為的不就是這麼的一盞燈火嗎?這次他提前結束出差工作回國,刻意不告訴妻子,就是想給她一個特別驚喜。想到這裡,他不由得看了一下放在公事包裡面等一下準備要送給妻子的帝芬妮白金藍寶石項鍊。他很急切的往家裡的方向走去,張杰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待一會兒偷偷打開門溜進去從後面抱住老婆並將她壓在床上,她應有多麼激動。回來之前他就想好了,今晚一定要好好的瘋狂一次,好好在玲瓏有緻的老婆身上發洩一番,讓她知道自己有多麼的想念她。  就在他一踏進小區門口沒多久,突然從小區的巷道衝出一輛邁巴赫車,若非他即時閃開,否則當場就被車給撞了。陳杰內心暗罵開車司機冒失魯莽的同時,也向那輛邁巴赫車望去,讓人印象深刻的除了是它那個「888」的車牌號碼外,開車的是一個年紀略比他年輕的男人,他對這個男人倒是沒有什麼印象,而且小區之中之前也沒碰過住戶有開邁巴赫車的,心想大概是新搬進來的住戶或是住戶的朋友吧。  陳杰三步併做兩步,很快的到達家裡,小心異異的打開房門,妻子張怡並沒有在客廳,而且家裡隱隱約約還漫著一陣酒味與一股淡淡的煙味以及男性香水味。陳杰在感到奇怪的同時,聽到臥房裡有傳出微微的聲響,於是躡手躡腳的走到主臥房,發現妻子張怡正在換衣服。  只見妻子曲著身體脫下了工作時穿的白色蕾絲襯衫,露出了如同白玉般的光滑美背,盈盈纖腰下套著包裹著挺翹嬌臀的黑色香奈爾窄裙,一雙修長美腿旁邊的地板上放著應該是剛剛才脫下來的黑色絲襪,陳杰不禁被張怡性感誘人的背影給吸引住。張怡不經意的一瞥發現朝思暮想的老公回來了,頓時向陳杰飛撲著鑽進他寬廣健碩的胸膛。緊緊的抱著他的虎腰,十分的激動。  「老公,你怎麼突然回來了?連個招呼都不先打,昨天晚上你不是說還有一個星期項目才能完成的嗎?」,張怡嘟著嘴,嬌嗔的對著陳杰說到。? ? 「嗯,項目提前完成了,所以我就連夜趕了回來。疑?怎麼,妳才剛回到家嗎?今天晚上妳喝酒了?」,擁抱著妻子,從她身上陳杰嗅到一股的酒氣,下意識的問了起來。  「嗯,今天晚上剛好是學校的老師聚會,順便歡送即將退休且平日頗為照顧我的蘇主任,因此我喝了一點酒,多虧其他老師接送才剛回到家,剛剛還在衛生間裡吐了,不過現在已經好多了。剛剛正準備換衣服洗澡,沒有想到你就突然回來了。」。張怡輕描淡寫且從容地解釋道,並沒有什麼異常,同時嘟著誘人的小嘴,一雙水汪汪且泛著水漾的美眸看著陳杰。  陳杰看著嘟著誘人的小嘴,俏臉上還殘留著一抹紅暈的妻子,喝酒之後的張怡更加嬌膩可愛,十分的誘人,以至於陳杰都對她心猿意馬了,早已經忘了這幾天出差工作的疲憊,恨不得現在就把她給推倒在床上就地正法,這段期間他一直憋著,對妻子的思念實在是讓他太難受了。他需要發洩,狠狠地、痛快地、徹底地發洩一番!但是在這之前,還有一件事情他必須要先做。  「老婆!這個送給妳。恭喜妳榮獲全國師鐸獎的榮譽。」。陳杰說完,從公事包中拿出了包裝精美的帝芬妮鉑金藍寶石項鍊禮盒。  「啊!老公,謝謝你!這裡面是.....」。張怡說話的同時,伸手接過陳杰遞過來的禮盒,並開始拆開包裝紙。  「啊....天啊!這不是之前電視上由名模林志玲代言廣告的帝芬妮鉑金藍寶石項鍊嗎!好漂亮啊!我好喜歡!老公,謝謝你,我愛你!啊....這個會很貴吧!」,張怡說完立刻撲到陳杰的懷裡緊緊的抱住他。  「老婆,只要妳喜歡就好,價格不是問題!嘿嘿嘿....老婆,幾個星期沒看到我,想不想我啊?」,陳杰話一說完順手把張怡緊緊的摟入懷中,並抄起張怡的腿將她整個攔腰橫抱起來走向床鋪,望著懷中軟玉溫香的可人兒,陳杰相當的滿足說到。人生有嬌妻如此,夫復何求!  「討厭!怎麼你腦袋盡是想這些色色的事情!當然想啦.....」,張怡的臻首靠在陳杰的胸膛上嬌羞的說到。? ? 「上面想還是下面想?」。雖然今天晚上只有在飛機上吃個簡單的飛機餐,還沒有吃飯,但陳杰完全感覺不到飢餓,此時經張怡這麼的挑逗,他更加是整個慾火焚身,獸血沸騰起來。在出差的這段期間都沒有觸碰觸女人,他太想做夫妻間的那檔事了。  「你這個壞蛋!當...當然是都想....」,說到最後張怡已經是害羞的聲細如蠅了。  「嘿嘿嘿....那就讓老公我好好的疼妳吧!今天晚上一定把妳好好的給餵飽,讓妳下不了床!」,陳杰說完已經走到床鋪邊,並將張怡扔到床上之後,立刻往她身上撲了下去。  「唉呀!我才剛剛回到家,都還沒洗澡,全身髒死了!而且我明天一大早還得去參加教師研習,今天就別做了!我去洗個澡,現在已經快12點了,再不洗澡睡覺休息明天就爬不起來了。」。張怡說還沒說完,伸手用力推開陳杰,走到衣櫃拿起換洗的衣物與睡裙,並順便撿起剛剛才脫下仍放在地上的黑絲襪,準備向浴室走去。  此時陳杰不經意的看到張怡手上戴的那一支歐米茄手錶,心中泛起ㄧ陣狐疑。陳杰很清楚,張怡生性簡單樸素,之前手上戴的都是在考上師範大學時父親送給她的女用手錶,怎麼突然之間就換成了這一支價格不斐的歐米茄手錶?  況且現在戴的這一支分明是一對情侶手錶。陳杰因工作關係對這種手錶有過研究,他知道情侶手錶一般都是不拆開分售,而是一對一對的賣。自己之前也沒有送過張怡這個東西,那麼她手上戴的這支情侶對錶究竟是怎麼來的?如果是她自己買的,那另外一支男用對錶呢?難道說等一下張怡會突然拿出來送給他,當成是驚喜?亦或是別人送給她?如果說這支情侶對錶是別人送的,那麼這個人究竟是誰?他的目的和動機為何?想到這裡,滿臉充滿困惑不解的陳杰急忙抓住了張怡戴著手錶的那支手。  「疑?老婆,妳什麼時候換戴這支歐米茄手錶的,看起來很名貴、好漂亮哦!」。  「啊....老公你是說這一支手錶嗎?這個是前幾個月在我們學校的尾牙我抽獎抽到的,當時拿回家後就一直擱在櫃子裡放著,前幾天在家中整理時無意中發現。想說這麼漂亮的手錶這樣子放著不戴有些可惜,於是這幾天我就把它給戴上了。怎麼樣?它真的很漂亮吧!」。  聽到陳杰詢問的當下,張怡眼神出現一絲閃爍,內心也出現ㄧ陣小慌亂,但是隨即冷靜下來心平氣和的向陳杰娓娓道來。  「是啊!也只有這般名貴漂亮的手錶才能配得上我高貴美麗的老婆。對了!老婆,妳尾牙抽到的獎品就只有這樣子嗎?還是說也有別人抽到跟妳一樣的這個獎品?」。  「沒有啊!就只有我抽到這支手錶,我們尾牙的抽獎獎品前三大獎項名額都只有一個,不可能還會有人抽到跟我一樣的獎項!」。  「是嗎?真的是這樣子的嗎?就我所知這款手錶是情侶對錶中的一支,這種情侶對錶一般都是不零售,而是一對一對的賣。不可能只有單單獨賣妳手上的這一支。」。  「這個獎品是由家長會所贊助的,我怎麼知道這是一款情侶對錶?況且我領獎時,也就只有領回這一支手錶,並沒有你說的還有另外一支手錶!好了,不跟你說了啦!已經很晚了,我要先去洗澡了。」。  張怡話一說完,甩開了陳杰的手,逕自走進浴室中,留下了待在現場一臉錯愕的陳杰。愣了一下,陳杰不禁嘆了一口氣,也拿起換洗的衣物走進另一間浴室沐浴。  「呼....好在把話給圓過去了,不然讓老公知道的話就慘了。看來這支手錶以後還是少戴為妙,免得老公對我產生不必要的誤會!而且幸好老公沒有發現這條絲襪,不然今晚在他回來之前家裡所發生的那件事就掩藏不住了!」,一進到浴室立馬就鎖上門,張怡拍拍胸口,再次平復了一下情緒,內心驚魂甫定的說到,同時將那一條襠部已經被撕扯開來的黑色絲襪給扔到垃圾桶去,並將垃圾打包個結實準備明天一大早就拿去丟掉。  陳杰在洗澡時雖然對妻子張怡仍有一些懷疑,但是他相信妻子的為人,她是絕對不會做出對不起他的事情,只是張怡的這個解釋是那麼的缺乏說服力,或許是她有什麼難言之隱所以才不願意告訴他事實吧!? ? 當陳杰洗完澡回到房間後,張怡已經躺在床上了。陳杰躺到張怡身邊,看著眼前這個無比誘人的絕美儷人,眉目如畫,吐氣如蘭,望著張怡那玲瓏有致的嬌軀,陳杰的胃口再度被吊起來了,沒打算放過她,直接又撲了上去。  「唉呀!阿杰....別這樣!人家要睡覺了!」。張怡嘴上這麼說,卻沒有想要阻止陳杰的意思。  陳杰親吻著張怡一陣之後,接著轉移陣地,一路沿著張怡雪白的頸項往下吻去,突然一個刺眼的東西出現在張怡的脖子後面靠近肩膀的部位,那是一個吻痕。看到這個場景,陳杰大腦一陣空白,僵在當場。  「老婆!這個是怎麼一回事?」。  「怎麼了嗎?」。  「妳自己看吧!」,陳杰拿起床邊的小鏡子遞給張怡說到。  正當張怡看到自己脖子後面的痕跡時,心中不由得一沈,但是反應機敏的她隨即鎮定如常。  「唉....這幾天天氣較熱,學校的蚊子多了起來,這是前幾天被蚊子叮的。」。  「是嗎?難道說你們學校的蚊子那麼厲害,可以穿過衣服直接叮到妳的這個部位?」。  「老公!你想到哪裡去了!昨天學校辦公室的空調剛好故障,我在辦公室裡也換上較為輕便涼爽的短袖衣服,大概是因為這樣子才會讓蚊子給叮的吧!」。  「明天記得戴上一瓶防蚊液!抱歉,老婆!我想得太多了!」。  陳杰話一說完立馬直接與張怡來個深吻,良久兩人嘴唇才分離,接著就繼續往下攻略。正當陳杰撫摸著張怡修長的美腿,同時撩起她的睡裙,準備脫下妻子的粉色內褲,要有進一步行動的時候。突然之間,張怡兩個膝蓋上那一片紫紅色的傷痕引起了他的注意。? ? 以陳杰男人的本能和生活經驗來看,張怡膝蓋上的傷痕有很大的可能是做愛時跪趴在地上幫人口交或是被人以後入式操幹所造成的。可這段期間自己並不在家,自己絕對不是始作俑者,那麼究竟會是誰幹的?從今天晚上回來到現在,妻子的身上出現了諸多令人匪夷所思的疑點,難道說張怡出軌了嗎?看到那膝蓋上傷痕的時候,陳杰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出嬌豔欲滴的妻子跪倒在地被其他男人給後入的場面,陌生男人在她身體裡賣力的進出,畫面感十分鮮明。陳杰不禁迷惘了起來。? ? 張怡膝蓋上的紫紅色傷痕對陳杰而言是無比的刺眼,他的心不禁涼了半截,想起了一開始進到家裡聞到的那股淡淡的煙味以及男性香水味,接著是剛才看到的情侶對錶與脖子後面的疑似吻痕的痕跡,現在再加上膝蓋上的這兩道傷痕,這些事情就像是在嘲諷他一般,諷刺他頭上有一大片綠油油的呼倫貝爾大草原罩頂了。難道在他出差的這一段期間內,張怡出軌了?是因為他經常出差不在家,導致張怡耐不住寂寞還是禁不住外界的誘惑?? ? 可結婚這幾年以來,陳杰實在是找不到張怡出軌的理由。他們郎才女貌,在很多人眼中都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璧人,張怡對感情也十分專一,從來都沒有什麼不良嗜好,況且自己正值壯年,在性生活上自己與妻子每次的性愛經常鏖戰有半小時之久,還讓她洩身好幾次,妻子根本就沒必要這麼做。  「老公,怎麼了嗎?」,見陳杰把睡裙撩到大腿上時足足有半分多鐘沒有下一步行動,這讓張怡訝異起來,同時內心中也意識到了什麼。她連忙起身媚眼如絲的問道。? ? 「小怡,妳膝蓋上的這個傷痕又是怎麼一回事?」,事關男人尊嚴,別的事情陳杰都可以忍,唯獨出軌這件事沒有商量的餘地,所以陳杰單刀直入,就這麼開門見山的直接問了起來。  陳杰神情嚴肅且目不轉睛的盯著張怡,似乎想要捕捉她眼神間的變化,想從張怡的眼神與表情中找到一些蛛絲馬跡,確認自己心中的猜疑是否正確。? ? 「唉呀!老公你想到哪裡去了。前幾天去家樂福買東西回來時不小心摔了一跤,老公,你看我的手臂也擦傷了。」。  從今天晚上陳杰的ㄧ連串反應,憑藉著女人的直覺,冰雪聰明的張怡可以猜測得到,陳杰肯定是想歪了,在有前面的經驗之後,所以立刻就從容不迫地解釋起來說到,同時連忙把一雙白皙雪嫩且纖細的柔荑放到陳杰眼前晃了晃。陳杰看得分明,雪白的手臂上的確有擦傷的痕跡,如果真要是摔倒的話,這個解釋倒也還說得過去。但不管怎麼樣,從今天晚上一開始進到家裡聞到的那股淡淡的煙味以及男性香水味,一直到張怡膝蓋上的傷痕,讓他心裡還是有了陰影,陳杰還是感覺內心悶得慌。? ? 「想到哪裡去了你?老公,你該不會以為我出軌了,做出對不起你的事情,所以才會有那一支名貴的手錶、膝蓋上才有傷痕以及脖子後面才有痕跡的?哼....你們男人內心的想法真是龌龊。我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但是自從我們結婚的那天起,我就對自己說了,我張怡就是只屬於你一個人。我的身體、靈魂全部都是只屬於你陳杰的,我是絕對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情。我們要一輩子永遠的快樂、幸福下去。」。結婚這幾年以來,大學與研究所主修心理諮商輔導的張怡對陳杰頗為了解,見他一副鬱鬱寡歡的樣子,張怡趕忙雙手環繞著他的脖子柔聲說到。? ?? ? 「你是我老婆,我當然是相信妳了,只是連夜坐飛機回來,有些累了,所以看到這些傷痕,和這個痕跡才會胡思亂想。老婆,對不起!我不應該懷疑妳,我.....」,看到張怡把話都說到這種地步,陳杰哪裡還能板著臉,更何況她的解釋頗為合情合理,自己根本就沒有理由再繼續猜忌懷疑下去。立刻對著張怡淡然一笑,故作輕鬆的說到。? ? 陳杰話說到一半,張怡伸出纖纖玉指輕輕地放在陳杰的嘴唇上示意他不用再繼續說下去,張怡抿嘴溫柔的笑了笑,隨後輕輕拂了一下瀏海,然後櫻桃小嘴直接朝陳杰吻了過去。  當陳杰還要更進一步,張怡還是以明天一大早就要去外縣市參加教師研習為理由直接婉拒了他,並且拉起被子倒頭就睡,擺明了今晚不想做。陳杰無奈只好再等個2天,也就跟著睡了。------------------------------------------------------------------(分隔線)  隔天下午,在台北市某家大型銀行的總部大樓的頂樓宴會廳裡,陳杰驕傲的站在台上接受董事長-蔡天成的頒獎表揚。今天的頒獎典禮原本張怡也是要到場觀禮的,但是因為她剛好也要去參加一個教師研習導致缺席,不然今天晚上可是要與她熱烈的慶祝一下。  典禮結束後,陳杰受到銀行裡面各級長官以及部屬們的祝賀。  「啊....這不就是我們的陳協理嗎?看來整個法人金融事業處都沒有人才了,居然會由你來得獎,還讓你晉升為協理!真是不曉得我老爸心裡是怎麼想的。反正你們法人金融處的曾副總再過不到幾年就要準備退休,到時你又有機會啦!我先恭喜你了,陳「副總」!」。  對著陳杰酸言酸語的是百盛銀行營運管理處的蔡進文經理,同時也是銀行董事長蔡天成的長子。儘管他的年紀也才比陳杰大不了幾歲,但是似乎是過度沈湎於酒色的緣故,整個人身材臃腫看起來遠比陳杰衰老許多。雖然在回國後就被父親安排到自家銀行的營運管理總處擔任經理,但是平日在銀行幾乎無所事事,待人也是趾高氣昂,還不時傳出對銀行裡女性同仁性騷擾的傳聞,以及三不五時就在外面傳出ㄧ些花邊新聞。   「這都是多虧了董事長的對我的栽培與提拔,我才會有今天的。至於再往上晉升,我從來沒有想過這件事情。我只是做好身為部門高階主管應該做的事情罷了,蔡經理,您想太多了!」。面對如此的酸言酸語,陳杰仍然是客氣的回應到。這個蔡進文在陳杰進入銀行,剛晉升為副理之後沒有多久就開始處處在給他穿小鞋。儘管心中對這個蔡進文頗為不爽,而且晉升為協理之後位階也比他大一級,但好歹他是董事長唯一的子女,在董事長退休後很有可能就是由他上位,所以對他是謹小慎微的回應,不敢露出對他有一絲的不滿。  「哼....你還是頗有自知之明的嘛!這間銀行是我們家所擁有的,你只不過是來這裡幫我們打工的,能夠讓你年紀輕輕的就坐上這個位子,對你這個來自南部鄉下農村的窮小子來說已經是很好了,你就好好的幹吧。」。蔡進文說完,正眼都不瞧陳杰的就搖晃著肥胖的身軀離開了。  「阿杰!恭喜你!唉....剛才蔡經理的話你別放在心上,這傢夥從來都是狗嘴吐不出象牙的!」,風險管理處的協理,同時也是陳杰的大學學長的李士軍協理走過來拍拍陳杰肩膀說到。他們兩人大學時其是同一個社團的成員,只是大軍比陳杰早4年進入銀行工作,不同的是他是在風險管理部門任職,這一次也同時獲頒為績優幹部獎,並與陳杰一同晉升為協理之職。  「謝謝你!學長!」。  「不客氣!對了,等一下我的部門還有會議要開,我先回去工作了!就先這樣了!」。  「哼!真是一個討人厭的傢夥,長得像一頭廟會祭祀拜拜的神豬不說,講話還這麼尖酸刻薄且目中無人,根本就是一個不學無術的傢夥。若不是他老爸是集團總裁兼董事長,憑他這種貨色根本進不了我們銀行。況且他也不好好的想一想,若沒有我們這些員工平日的努力,我們銀行怎麼可能連續好幾年獲利都是第一名,怎麼可能還讓這頭豬吃香喝辣。我們銀行的名稱是「百盛」,意思就是百世興盛,只是沒有想到被譽為亞洲最佳銀行管理者的蔡董事長居然會有如此不成才的兒子,誰說「虎父無犬子」的啊!」。  在李士軍走了之後,從一旁走過來說話的是陳杰的助理許婷,個性活潑機靈,身材火辣,且顏值滿點的她從大四開始ㄧ直到研究所碩士班畢業就都在這家銀行擔任實習生,並且就是在陳杰的法人金融事業處與李士軍的風險管理處實習,所以跟這兩個帶過她的主管都很熟。對她而言,陳杰與林大軍猶如是她的兩個大哥哥一般。而身材火辣且氣質出眾,長相完全不會輸給明星的她從一正式進行擔任MA(儲備幹部)開始就豔冠群芳,靓麗動人。  每次當她穿著銀行制服套裝在銀行走動時就是全公司的嬌點,銀行改良式修身款粉綠色旗袍的制服彷彿是專門為她量身訂作一般,勾勒出她那惹火且玲瓏有緻的曼妙身材。她幾乎每天都會收到不明的情書與鮮花跟巧克力,或是其他小禮物。甚至之前銀行在拍攝形象廣告,還讓她擔任公司的形象大使,與第一名模一同入鏡也絲毫不遜色。然而或許是她眼光頗高,至今還沒有交往的對象。  「怎麼妳講話也這麼口無遮攔?什麼叫做神豬跟不學無術的傢夥!蔡經理好歹也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法學碩士,同時也是我們銀行的高層主管,妳這個小妮子說話可得小心一些才好!」。  「哼....水果雜誌之前就有報導過,那頭肥豬之所以能夠進入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還不是靠他的董事長老爸向校方捐贈了數百萬美元才得進去的,哥倫比亞大學的法學院的入學門檻要求是眾所周知的高,若是沒有他那個有錢老爹的砸大錢幫忙,憑他這個在台灣重考大學四次,連ㄧ所學校都上不了,還得依靠老爹安排去美國混一個野雞大學文憑的「實力」,他進的了哥大法學院嗎?而且聽我們系上同樣是到哥大法學院留學的學長說,那個傢夥在學校的作業、報告都是由槍手代為捉刀,甚至連考試也是由槍手上去頂包。當時在哥大,這個傢夥簡直就是台灣留學生之恥。」。  「疑....婷婷,妳什麼時候對這些無聊的八卦新聞這麼上心的?昨天我在飛機上跟妳提到的那幾個客戶財務分析評估以及法遵報告做好了沒?這次可不要又搞到加班趕工才完成,弄到自己又要抱怨說沒時間去認識心愛的人!」。  「啊!對不起,對不起!杰哥哥,我馬上去處理!」,許婷臉上出現一抹紅暈,對著陳杰吐了吐舌頭,嬌羞的一溜煙似的連忙離開陳杰趕緊去工作了。走的同時心裡卻是一直在嘀咕著誰說我沒有心愛的人,同時嬌嗔抱怨著陳杰的無知與不解風情。  看著搖晃著如同水蛇般的纖細腰支以及扭著豐滿嬌臀,穿著黑色絲襪採著高跟鞋快步離開的許婷,陳杰的眼神完全移不開,心想這個小妮子還真的是極品,將來誰能娶到她做老婆不知道是幾輩子修來的福分,也難怪全銀行的男性未婚同仁會對她動心思,連自己看到她也是有些怦然心動。  其實當初許婷剛在法人金融事業處實習時,在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陳杰就有被驚豔到的感覺,在此之前他一直都認為自己的妻子-張怡傾國傾城,是最漂亮的。但是眼下看到許婷時立刻驚為天人,至少她在姿色容貌與氣質上絲毫不輸給當時的新婚妻子張怡。且不僅如此,她那惹火的三圍以及玲瓏有緻的身材,更勝張怡一籌,讓人無不為之傾倒。  陳杰不禁搖了搖頭。陳杰對部門同仁的要求非常嚴格,但是碰到許婷這個機靈且有些嬌蠻的小妮子幾乎是拿她沒轍,儘管糾正了她好幾次,但是私底下還是一直叫他杰哥哥,而不是叫名字或是職銜,幾次下來就由著她去了。  擁有政治大學會計系與法律系雙主修學位,以及台大MBA的學歷且考取律師執照的的許婷工作表現上可說是極盡完美,進乎苛求。在一進銀行擔任實習生開始,一直到正式錄用,中間除了有一段時間是輪調去風險管理部之外,都是在陳杰的法金事業處工作,並由陳杰一路帶著她,兩人形同是亦師亦友。而陳杰看她工作表現優秀,反應機敏,剛好自己原本的助理辭職,就讓她同時兼任了這個位置,而她的表現也確實沒讓陳杰失望。  本來這次的人事晉升,正式入行才2年多的許婷要跳過襄理,破格連升兩級直接晉用為副理,並同時外放到分行去任職,但是她居然主動放棄了一個這麼好的升遷機會,寧可繼續留在法金事業處擔任業務專員並兼任他的助理,可說是跌破了眾人的眼鏡。想到身材妖嬈的許婷,陳杰不禁想到了妻子張怡。過去他對張怡是完全信任的,但是從昨天開始一連串的事情讓他開始再次懷疑起來,他不禁嘆了一口氣。想到還有一堆工作還沒完成,他不得不將這些心思暫時先放在一旁,先將工作做好再說。  陳杰趕忙回到他的辦公室繼續他的工作。幾個小時之後,當他正忙著的時候,他的電腦傳來有一封電子郵件的通知,他點進去一看發信者是一個根本不認識的帳號,內容只有兩個附件視頻檔案,跟一句:「你老婆真是極品!」的留言。陳杰還來不及打開附件檔案,他的換帖好友,同時也是刑事警察局重案組偵緝隊長-江晉打電話給他。  「嗨!現在還在忙嗎?陳大協理!」。  「去!你這個人民保姆難道都是每天吃飽了閒閒沒事幹嗎?說吧!打電話給我有何貴事?如果是要去喝酒或是去健身中心練拳對打,今天晚上恐怕不行!」。陳杰與江晉在高中時就同樣都是學校跆拳社的一員,也是學校的跆拳道校隊成員,兩人在學校文武雙全,陳杰拿過全市比賽的前三名,而江晉更曾經拿下全國錦標賽的前三名,即使是後來考上中央警察大學司法刑事系與陳杰分開,但是後來只要一有空,兩人還是經常彼此相約前去健身房相互切磋,練拳對打。  「唉...打這個電話不是找你喝酒也不是要跟你去練拳對打,而是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唉...還真的是不知道要從何說起,這樣吧!我先傳兩段視頻讓你先看一下,之後我們再繼續講。你先等我一下。」。  幾秒鐘後,江晉傳了兩個視頻給他,原本張杰以為沒有什麼,誰知道點下去看了之後,還沒整個看完,腦袋「轟」的一聲,張杰的臉整個黑掉。  兩個視頻顯然經過剪接,時間都不算長,加起來也只有將近10分鐘,內容卻十分淫靡。一個是一個臉上被打上馬賽克,身體無比健壯的男人以老漢推車的姿勢在蹂躪一個漂亮的女人,並不停地拍打女人屁股;另一個視頻則是同樣一個美女被壓在臉上同樣打上馬賽克的男人下面,以傳統的男上女下姿勢瘋狂的操幹著。而視頻中那個被男人壓在身下瘋狂蹂躪操幹的女人,居然是自己心愛的老婆-張怡。  陳杰癱軟的坐在椅子上,想到那不堪入目的淫靡畫面,就像是有一把鋒利的刀子扎在心臟一般,痛不欲生。在此同時好友江晉再度打電話進來。陳杰在電話響了好幾聲之後,才將電話接起來。  「兄弟!你還好吧?」。  「嗯....還好!」。  「這是我的一個線人傳給我的,我剛才問他視頻的來源,他說這是一個連他都不認識的人傳過來的。我相信嫂子絕對不是那樣子的女人,我先拿到鑑識科去鑑識一下看這2段視頻是否有被PS過。你先冷靜下來,絕對不要因為一時的衝動而做出傻事。就這樣,我先掛機了。」。  晚上陳杰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在好友的電話掛掉之後,他用著顫抖的手握著滑鼠點開剛才收到的電子郵件附件檔案,果然內容與好友傳給他的視頻一模一樣,很顯然的,妻子出軌的視頻已經外流了,讓他簡直是無語問蒼天。這天晚上他將車子留在銀行的地下停車場,一路渾渾噩噩的走了一個多小時回到家。家裡空蕩蕩的,想到自己深愛的妻子居然會背著他做出這樣子的事,讓他火大不已。此時好友江晉的電話再度打了進來。  「唉....阿杰!告訴你一個壞消息!剛才鑑識科給我結果了。很遺憾的,這兩段視頻沒有經過PS的痕跡。等一下和嫂子好好的聊一下,冷靜一點,千萬別衝動做出傻事。有任何困難隨時連絡我,別一個人悶著頭自己硬幹。就這樣,我先掛機了。」。  聽到好友的再次來電之後,陳杰整個人近乎崩潰的癱坐在臥房的床上,原來自己從昨天懷疑的情人對錶、脖子上的吻痕以及膝蓋上面的傷,事實居然是這樣子殘忍的結果。他內心悲苦,抬頭剛好看到與妻子的結婚照,頓時心中一陣火氣爆起,想起今晚妻子剛好不在身邊,他甚至開始懷疑此時此刻妻子正在與某個野男人在床上好不快活的翻雲覆雨,想到這裡整個人為之光火無比,站起身來直接要把結婚照整個給撕毀砸爛掉。  在他起身準備動手之際,他的手機鈴聲響起。他看了一下來電顯示,是老婆張怡打過來的。  「哼!說曹操,曹操就到!來得好,我到是要看看妳有什麼話要說!」。陳杰說完拿起了手機按下接聽鍵。  「喂!老公,怎麼這麼久才接電話?發生了甚麼事嗎?」。電話裡傳來了張怡那悅耳動聽的聲音。  「沒什麼,剛才我在洗澡!妳現在人在哪裡?在幹什麼?」。陳杰憤怒的對著妻子說到。  「老公!你怎麼了?今天不是你們銀行的頒獎典禮,你不是年度優秀幹部獎的得主嗎?今天你應該是高高興興,開開心心的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發這麼大的脾氣?難道是因為我今天缺席的緣故嗎?」。  「別岔開話題,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快告訴我,妳現在人在哪裡?在幹什麼?」。  「這麼晚了我能去哪裡?我現在人在教師研習所附設的會館套房中,剛剛才洗完澡吹完頭髮,現在跟你講電話啊!」。  「是嗎?打開影像通話視頻讓我看一下。」。陳杰話說完沒過多久,張怡就打開影像通話視頻,身體慢慢的轉了一圈用手機將她所住的套房的景象照了一遍,陳杰一看,果然是在旅館的房間內,而且四週似乎沒有什麼異狀。  「妳房間裡還有別人嗎?」。陳杰冷冷的問到。  「有啊!」。  「快說!是誰?」。  「還能夠有誰?就是我們學校跟我一起來參加研習的林蔚老師啊!她就是之前介紹你我認識見面的那個閨蜜,也是你大學同學的妹妹,之前你也曾經看過她的。我在出發前不是都已經告訴過你了?陳杰,你今天好奇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能告訴我嗎?」。電話那一頭的張怡擔心焦慮且關心的說著。畢竟從與陳杰相識到結婚至今,這還是陳杰第一次對她發脾氣。  「沒什麼事情,大概是我太累了!對不起,我為我剛才無禮的態度向妳道歉。今天就先這樣,其他的等妳明天研習完回到家之後再說吧!我好累,先睡覺了!」。話才一說完,與妻子講電話從來都不會先掛機的陳杰居然就直接先掛掉了電話。  「老公今天是怎麼一回事?等等....難道是那件事情讓他知道了!不可能的!不會的!可是....唉....算了!或許是我想太多了,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明天回去再好好的問他吧!」。被突然掛機且一臉錯愕茫然且開始擔心憂慮的張怡自言自語的說到。  陳杰原本是要在電話裡向張怡發飆,並向她興師問罪一番,質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是他想了一下還是認為,與其現在就打草驚蛇,不如等到張怡明天回到家之後在當面跟她問清楚,屆時在物證確鑿之下,看她如何解釋。  隔天張杰很異常的下班時間一到就立馬回家走人。回到家才6點多鐘,門一打開就聞到從廚房裡傳來的陣陣飯菜香味。此時聽到開門聲的張怡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老公!今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早?」。張怡一邊說著,一邊如同過去一樣伸手要幫陳杰拿公事包以及脫下來的西裝。但是今天很反常的,陳杰不理會妻子,直接拿起公事包與西裝走進房間裡,留下了一臉錯愕的張怡。  「老公!你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從昨天晚上我就感覺到你不太對勁,你還好嗎?」。張怡趕忙跟著走進臥房說到。  「小怡!過來這邊坐著,我們需要好好的聊一下!」。陳杰坐在床邊右手拍著床上對著張怡說到。  「老公!你要跟我聊什麼?」,看著一直板著臉的陳杰,張怡有些擔心害怕的問到。  「小怡,你我都結婚這麼多年了,我有什麼對不起你的地方嗎?」,直視張怡的雙眼,陳杰厲聲的質問到。  「沒有啊!」  「那好,每次做愛的時候,我能不能滿足妳?」。? ? 非常意外的,張怡跟本沒料到陳杰會問得如此直接露骨,原本就已經是雪膩嬌美的臉蛋刷的一下就整個暈紅了起來。  「討厭!都已經結婚幾年過去了,你還問這個幹什麼?可...可以不要回答這個問題嗎?」,張怡低著頭略顯害羞嬌澀的說到。  「你回答我!照實說!」,不依不饒,陳杰持續的逼問到。  「那麼凶對我幹嘛?」,悻悻的看了陳杰一眼,張怡接著坦言說道:「我對我們夫妻生活很滿意,對我來說,你是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男人。老公你知道嗎?我那些閨蜜都好羨慕我能夠嫁給一個如此優秀的老公呢!」。  對張怡而言確實是如此,畢竟以陳杰的學經歷與目前的工作收入,堪稱是人生勝利組。尤其是陳杰本身就酷愛運動,且在學校就是跆拳道校隊成員,加上他那182公分挺拔的體格與那將近20公分的粗壯陰莖,更是令張怡對於夫妻倆人的性生活滿意不已,每次做愛都非得搞到半個多小時,讓她洩身無數次之後才能完事。  「嘿嘿嘿....是嗎?可我看妳心裡似乎並不是這麼認為的。好!那我再問妳,這幾天或是最近一段期間,妳有沒有跟我不認識的異性朋友見過面?」,盯著妻子冷笑起來,陳杰冰冷的說到。  「有啊!前幾天在你去出差時,那時我陪罹患感冒的閨蜜林蔚老師去看醫生,在診所裡剛好碰到我的高中同學鄭眾,當天有跟他一起去吃晚餐。」。張怡看著陳杰從容不迫的說到。  「真的是只有這樣子嗎?」。  「當然是真的!那一天跟我在一起的林蔚老師可以做證,不信的話,你現在可以立刻打電話跟她求證。疑?老公你今天對我發這麼大的脾氣,該不會是認為我跟他有做出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吧?」。  冰雪聰明且反應機靈的張怡在意識到了陳杰發脾氣的原因之後,心中鬆了一口氣,但是表情仍是一副水波不興的樣子。實際上,在剛才與陳杰的對話過程中,她內心一直在打鼓且擔心害怕,因為她心中真正擔心的事情可千萬不能讓老公知道,否則依照她老公的個性絕對會跟她打破砂鍋問到底,她不想因為這樣的一個事情讓老公對她產生懷疑,也不想因為老公的誤會而失去與國、高中初戀同學之間的友誼,這是她所不樂意見到的。畢竟對張怡而言,儘管是被強迫的,那一次的不愉快經歷對她而言簡直就是一場惡夢,她知道沒有幾個男人能夠對妻子的這樣子遭遇完全釋懷。  「把妳的手機給我!」。  在張怡將她的i-phone 8S手機遞給陳杰後,陳杰立刻打開通訊錄,直接撥電話給林蔚老師,同時按下手機上面的擴音鍵。很快的,在想了幾聲電話鈴之後,電話被接聽了起來。  「嗨!小怡,怎麼啦?才剛研習完回到家就打電話給我了?」。  「沒什麼事情啦!對了,小蔚!前幾天晚上跟我們一起吃飯的那個鄭眾妳覺得怎麼樣?」。  「............」,電話的那一頭沈默了一下,林蔚並沒有在第一時間立刻就回答。  「小蔚!怎麼了?聽的到嗎?是不是剛才訊號不清楚?妳有聽到我說的話嗎?我剛才說前幾天跟我們一起吃飯的那個鄭眾妳覺得怎麼樣?」。發現林蔚一陣靜默不說話,張怡急忙的再把話重講一次。  「嗯!對不起,小怡,我有在聽,剛才收訊不太清楚。妳是說妳那個高中同學鄭眾嗎?他人很不錯啊!不但待人彬彬有禮,幽默風趣,而且也長得高帥挺拔,他還是一家連鎖健身中心的老闆,且具有健身教練執照,年輕有為,典型的一個高富帥,完全不會輸給妳老公呢!」。  「那麼在那一天之後,他有找妳嗎?」。  「唉....別提了!自從前幾天跟妳在診所碰巧遇到他,他請我們去吃晚餐之後,就沒有再跟我連繫了。當天原本我還私底下約他散場後一起去看電影,沒想到這顆木魚頭居然說他有事要先走,害我心不甘情不願的跟妳一起離開呢!。前天我還打電話聯繫他,他居然跟我說工作忙沒辦法抽空出來。唉....只能說我跟他有緣無份,看來我得一直小姑獨處了。」。  「沒關係的!要不我幫妳約他出來,好嗎?」。  「唉....強摘的瓜不甜!小怡,妳的好意我心領了。今天剛研習完回來我好累,就先這樣子,有事情的話我們明天到學校之後再聊吧!我先掛機了,再見!」。  林蔚話一說完就掛機了,然而她在掛機之後依然緊盯著手機。剛才她那一陣的沈默並非聽不清楚,而是對張怡所問的問題感到困惑。畢竟這些問題張怡才剛剛在這幾天去研習的晚上跟她提過,為何現在張怡還要刻意打電話過來詢問。  林蔚仔細一想,憑藉著多年來與張怡匪淺關係的默契馬上就明白了。很顯然的,張怡剛才打電話給她並非是真的忘記想把問題重新再問一次,而是要藉著她的口把當天的事情重新再敘述一次,而且是講給其他人聽,當時張怡的手機應該有開啟擴音功能吧。而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她的老公-陳杰,雖然不知道她們兩人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很顯然的陳杰已經從張怡的口中得知有鄭眾這號人物以及當天的事情,只是醋意濃厚的陳杰不太相信張怡所說的話,才讓張怡打這通奇怪的電話給她。  而當天看到張怡與鄭眾彼此的互動,兩人顯然不僅僅是普通的高中同學而以。尤其是那天晚上鄭眾含情脈脈看著張怡的眼神很明顯的是在看情人一般,而張怡看鄭眾的眼神以及臉上那掩飾不住的害羞嬌媚神情,過去更是只有在看陳杰才有出現過,顯然至少在過去有一段期間他們兩人的關係非比尋常。沒想到一向給人冰清玉潔形象的張怡居然也會有這一面。  「呵呵呵....張怡!妳可得好好的感謝我這個反應機靈的好閨蜜。畢竟當天鄭眾開車接送妳我回家,當天先送我回到家時,還不到晚上9點。但是從來不會忘記跟我報平安的妳,打電話給我報平安說已經到家的時候已經是10點多了,從我家開車到妳家可不需要那麼長的時間,這1個多小時的時間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且除了對陳杰之外,妳很久都沒笑得這麼自然燦爛了,妳這個高中同學肯定不簡單,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高中的時候你們倆人的關係應該是不錯吧,或者說,你們之間已經有感情了,只是後來因為某種原因沒能在一起,不知道我的猜測是否正確?唉....張怡啊張怡,陳杰是ㄧ個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好丈夫,妳可千萬別做出對不起阿杰的傻事啊!」。------------------------------------------------------------------(分隔線)  「真的就只是這樣子嗎?」,就算是聽完妻子閨蜜所講的話,陳杰還是相當懷疑,並且瞪著張怡冷冷的說到。  「鬧夠了沒?阿杰!你到底是怎麼了?從昨天晚上跟你講電話到今天我一直就覺得你很不對勁。你到底想說什麼?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別再拐彎抹角的!」。受不了陳杰一連串冷言冷語的質問,張怡有些發怒的說到。? ? 「那好,麻煩請你給我解釋一下,這兩個視頻是怎麼一回事,如果你解釋不清楚的話,明天早上,我們就去民政局把離婚登記辦一下!」。話一說完,陳杰直接點開手機上面的視頻,然後將手機給遞了過去。? ? 張怡根本沒有料到事情會這麼嚴重,陳杰把話說得這麼重,已經直接快到了離婚的地步。她不由得的愣了一下,心中小鹿亂撞且忐忑不安的接過手機。? ? 然而當她下意識的朝手機上看了過去,只見畫面中一個身材曼妙,容顏嬌艷無比的漂亮女人被男人以老漢推車的姿勢不停的在嬌軀上馳騁,並且不停的打著屁股,而且最要命的是,畫面中的那個隨著男人瘋狂進出,不停的發出淫聲浪啼的美女赫然就是自己時,張怡的臉色一瞬間凝重起來,眉頭緊皺並咬著下唇,渾身不停的在顫抖著。同時腦中回想起那天晚上的那一件形同是她的夢靨般可怕經歷,以及接著後續讓她內心泛起漣漪且無比悸動的回憶。
评论加载中..

本月热播视频